日本男人都很大男人主義?談談我的日本丈夫

日本男人大男人主義? 我與大先生的台日婚姻日常
日本男人大男人主義?
廣告

當我的朋友們知道我嫁給日本男人後,不熟悉我先生(簡稱大先生)的人,問了我一些有關日本男人問題。你,也這樣想過嗎?

因為華語教學工作的關係,我深諳多數日本人的個性與學習情況。但是提到戀愛與婚姻,我只跟大先生這一個日本人交往、結婚,因此,這篇文章是以我跟大先生的相處模式為基準而撰寫,我只能分享我們兩個人的經驗,並不能代表所有的台日男女組合。

廣告

大家對日本男人的刻板印象

日本男人都很大男人主義?

妳要嫁給日本人?日本男人很大男人主義ㄋㄟ~

觀念比較傳統的長輩,聽到我跟日本男人結婚的消息,差不多都是這樣的反應。
我想,有「大男人主義」的男人並不限於日本人,
而且大家對於「大男人主義」的定義似乎也各有不同。
不過,我認為我家大先生並不是一個大男人主義的男人。
現代的社會,男女平權,擁有相同的聲量,尤其是我跟大先生的相處過程中,
沒有哪一方對哪一方唯唯諾諾的地位不平等的情況出現,
沒有那種刻板印象中的事情發生在真實生活中。
比如說丈夫說一妻子就不能二,丈夫作主一切丈夫說了算,
或是跪在玄關守在拖鞋前等待先生回家的某些日劇情節。
這些都是在我們之間絕對不會發生的事情。
不過,坦白說,多數台灣女性的個性是較強勢的,我也是其一。
我的個性比大先生還強,而且相對比起來顯得易怒、脾氣不好。
他的溫柔和包容力,反而能讓我能夠學著收斂收斂自己。
說到大男人主義,其實,有不少台灣男性也很大男人主義。
到現在這樣的時代,我還看過我的日本學生的台灣先生對她說:
「男人講話,女人家不要吵。」
當下看到這樣的情況,真是讓我瞠目結舌。

 

日本男人都是工作狂?

妳的先生常早出晚歸,每天都加班加到很晚才回家吧?

還真的有人對我這麼說過,我的腦海中馬上浮現日劇「半澤直樹」的情節。
在某種程度上,大先生的確是工作狂。
但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他並不是整天坐在辦公室中的上班族,
因此也不會每天加班加到深夜才回來。
他的「工作狂」顯現在對於工作完美度的執著上。
比如說隨時隨地都在想工作的事情。
比如說接了一件翻譯的案子,他就會盡力去做到百分之百、做到最好。
從他翻譯文案的態度上,更是顯而易見。
除了字句仔細斟酌的完美翻譯外,他還會去搜尋這則翻譯內容的相關消息,
不在翻譯文字內容裡的背後意義與細節,他都要追究清楚了才能放心翻譯。
有時候我都覺得「反正這個又不用翻你為什麼要問那麼多?」
但是,這是一種他對於自己工作的重視,對於自己工作態度的嚴謹。
要是說,案子多的時候,他翻譯翻到廢寢忘食 ,
工作量多的時候,他甚至可以整天不出門,把自己鎖在書桌前,
這樣,叫做「工作狂」的話,那麼我也是同類型的人。
對於自己的工作內容,我也是近幾要求完美。
有時候下課以後回家備課備到深夜才睡,然後清晨又起來繼續備課與準備上課。
某日,我們兩個人一起在咖啡店埋首工作,不知過了多久,
當我正專心地修改我的上課資料時,忽然發現大先生很專注地看著我。
「怎麼啦?你肚子餓了嗎?」我問。
「妳真的是工作狂耶…」他有感而發地說。
沒想到我才是那個被他「投訴」是「工作狂」的人。

日本男人都不做家事?

跟日本男人結婚應該很辛苦吧?他們是不是一下班回來就躺在沙發上什麼都不做,連倒一杯茶都叫妳去?

這個問題我被問過不少次,我也問過我的日本學生們,還真的有不少人的回答是YES。
不做家事的,不是只有日本男人。
我的朋友中,我的各國學生中,認為「男人不該做家事」的不算少,
而且,被教導成「女人就是要嬌滴滴的不可以做家事」的也不在少數。
我個人認為這是家庭教育的問題。
你的父母自小怎麼告訴你、怎麼訓練你關於「家事」的處理,你就會被塑造成那個樣子。
在我的家裡,從小在家事方面,我的父母就教導我們要「分工合作」。
甚至還會利用獎賞制度讓我們勤做家事,
像是擦好自己「工作範圍」內的地板,就給一點零用錢 ;
每一個人都有一個自己的洗衣籃,自己處理自己的髒衣服等等。
說實話,大先生獨自在外生活多年,當然會做家事,
但是他並不是那麼勤做家事的人,且這方面他大部分都很隨性。
而我的個性重細節(ㄍㄨㄟㄇㄠˊ),連洗手間門口的腳踏墊歪了不弄正我都會看不順眼。
印象中還被某人抱怨過「還好沒跟妳繼續交往,要是以後結婚那還得了」(白眼)
剛跟大先生住在一起的時候,我們並沒有特別提到做家事的這件事,
他會做一些,不過我做得比較多。
總覺得哪裡不平衡哪裡怪怪的我,有天發生了某件事情。
我們搬到台北生活後,差不多天天自炊。
每天洗菜、煮飯、洗碗的我,手竟然開始裂了。
我裝著楚楚可憐的聲音(也真的很可憐啊!)對大先生說:「你看,人家天天洗碗,手都裂了,好痛喔!」心疼的大先生馬上一口接下「以後的碗都給他洗」的棒子(喔耶!)
這件事給了我一個啟示:
「要求對方做家事」是可以透過撒(ㄒㄩㄣˋ)嬌(ㄌㄧㄢˋ)的。
後來,不知不覺我們開始分配家事,粗重的、費力的、傷手的,他做。
需要細緻處理的,仔細安排的,我做。
所以目前我們的狀況是分工合作,有餘力的時候也會互相幫助。
說實話,在大先生的家庭裡,做家事是媽媽的工作,他的媽媽也認為理所當然。
某次,我們回大先生日本的老家小住幾日。
晚飯後,大先生習慣性地主動洗碗,嚇了他媽媽好大一跳。
連忙說這是媽媽的工作,媽媽來做就好什麼的。
後來他媽媽發現偶爾交給兒子去洗碗,自己可以坐在電視機前休息片刻的幸福後,
也會稍微放手讓兒子去洗,享受一下孩子做家事孝順父母的愉悅。
之後我們再回日本的老家去,竟發現大先生的弟弟也開始主動洗起碗來。(驚)
互相分擔、互相幫助,心懷感謝,也是一種幸福,不是嗎?

日本男人都有潔癖?

我看一些有名的台灣太太部落客說到他們的日本先生,她們的日本先生都有很嚴重的潔癖,日本人都這樣嗎?妳打掃家裡會不會很辛苦啊?

不會,大先生並不像她們的日本先生一樣。
當初我看到這些部落客談到她們日本先生的愛乾淨程度時,的確受到了震撼。
家裡打掃到一塵不染的程度,寢具、衣物也都潔白得像是新品一樣,
在台灣這種打開窗戶通風就有風砂灰塵飛進來的地方,
寢具衣物在下雨季節怎麼曬都曬不乾的環境裡,
是要怎麼維持這樣最高等級的清潔感?
幸好,這種別人家的先生的情節沒有在我家先生的身上發生。
大先生跟一般普通男人完全一樣。
有時候忘記把穿過的T恤拿去洗,常把穿過的襪子隨意脫在地上,
使用過的杯子放在水槽裡面隔夜了就忘記洗……
有時候讓我覺得有潔癖的人是不是我?
不過,大先生卻很堅持某些事物的「潔淨感」。
尤其是「褲子」,外出的褲子、居家的褲子、睡覺穿的褲子,
有著他莫名的堅持而分類分得清清楚楚。

 

廣告

我家大先生最特別的優點

不吝於讚美與感謝,也勇於道歉

相較於我所認識的台灣男人,我家大先生是相當願意給予讚美與感謝,也很勇於道歉。

讚美與感謝的習慣,有可能是家庭教育所養成,也有可能是他自己的習慣。

 

每當我們一起回我的娘家,爸爸都會為了我們精心佈置一桌佳餚,

大先生一定會不停說著好吃好吃真是好吃,然後一臉享受地大口享用美食。

這樣的反應,對在廚房裡面辛苦揮汗做菜的人來說,是最好的回饋。

他在進我家門的時候,一定會在門口就有禮貌地喊著爸爸我回來了。

(但是有幾天卻用英文講哈嘍,讓我覺得很詭異,你為什麼跟我爸講英文呢?

一問之下才知道因為他剛跟他媽媽去歐洲旅行回來,講英文的模式還沒切換回來。)

 

說到感謝,無論你幫他做了多麼微小的事情,倒一杯水,做飯、洗衣,騎摩托車載他,

他一定會跟你說謝謝,幾乎沒有例外過,而且都是真心不敷衍的謝意。

或許有人認為這樣太過禮貌,壓力太大,但是我並不這樣認為。

要是這些生活上的小事,你都視別人的幫助為理所當然,久而久之就習慣了,就麻木了。

「他知道我很感謝他就好了我不用講啦」,很多人都有這種心態。

長此以往,尤其是朝夕相處的兩人,一定會有不愉快的摩擦發生。

 

「道歉」這件事情,我認為是很明顯的文化衝突。

多數日本人的習慣是「先道歉」,尤其在公開場合、工作場合上,

先道歉緩頰以後,再看看事情要怎麼處理。

以我來看,這樣的方式會有很多「怨氣」在自己心裡積著,我不太習慣。

大部分台灣人並不會先道歉,一定會先說明自己的理由,讓對方理解自己這麼做的原因。

最後再看錯在哪一方,然後才(心不甘情不願)道歉。(有人還不道歉呢)

這一點我跟大先生就有很明顯的不同。

有時候,我認為並不是他的錯,他到底為什麼要道歉?

有時候,他認為我為什麼總是「狡辯」,不肯先道歉。

這一點討論下去的話,可能需要寫一大篇文章來舉證,在此先長話短說。

總之,比起很多不肯拉下面子道歉的人,大先生願意先開口道歉求和,還是比較好的。

 

個性無比溫柔,包容力強大

大先生的命格或許就是「媽媽型」的,對我無比溫柔,包容力強。

但是「媽媽」生起氣來也是很可怕的,有時候「念」起來也是非同小可的。

無論我做了什麼事情,他幾乎都不會生我的氣,也不會對我大聲說話或吼叫

(只要不要踩到他的點就好,要是踩到他的點當然就另當別論。)

要是我真的惹他生氣了,只要我開口有誠意地道歉,他幾乎馬上就原諒我。

 

兩個不同國籍、不同生活背景的人結婚、生活在一起,一定有許許多多的摩擦。

當我看某些他做的事情不順眼的時候,轉念想想,我一定也做過很多讓他看不順眼的事情,

但是他完全包容我的一切,都沒有批評過我在各方面的ㄧ(ㄍㄨㄟ)切( ㄇㄠˊ)習慣,

那我是不是也該學學他的胸襟,不要在意那麼多小細節會比較好?

(然後轉頭一看又發現兩隻穿過的髒襪子丟在地上。)

 

凡事以我為優先考量

這一點我認為是最、最、最完美的。

大先生有他自己的想法與人生規劃,但是在計策與落實這些計畫的前提,都是先想到我

大至人生規劃,小至等一下午餐吃什麼,飲料買哪種,他都會先想到我。

 

認識我們的人都知道,我們在2016年,兩人一起到歐洲十多個國家流浪旅行,

過了大半年的旅居生活,在丹麥的學校學了25週以上的全英文課程,

這個計畫是大先生安排的。為什麼他會這麼做?

一方面是他對旅居各地很有興趣,喜歡外國文化,

另一方面是我告訴他,大學畢業後我想出國留學,但是因為媽媽生病而作罷。

我說,這件事情在我的心裡一直有著遺憾。

聽到我這麼說的大先生,為了我動起來,建議一起努力存錢,

替我選了國外的學校,安排了這趟長期旅程,帶我出國。

 

當一直在外地辛苦奮鬥的我,說好累喔壓力好大好想回家,想住得離爸爸近一點,

他馬上配合我回家鄉定居,與我一同住在離爸爸家走路不到十分鐘的地方,

讓我三不五時,只要有空、只要想到就可以回家去找爸爸。

大大小小的事情,我知道他都將我放在心上,我很感謝他。

當然,我也將他放在同樣重要的位置上。

 

大家喝口茶休息一下,文章這麼長,這篇文章的目的也不是要放閃,現在我跟大先生能「閃」得起來,全是因為我們兩人都為了對方退讓、改變了很多。這當中的辛苦與心苦,要真的自己走過這一段國籍與背景差異的人才能理解。

國籍、文化的不同,各種不同的刻板印象,都不要使其影響你眼中所看見的對方。
用真心理解對方,去了解各種差異,調整自己,最後的結果,才是甜美的果實。

給個評論吧

タイトルとURLをコピーしました